代孕产子价格

您的位置:主页 > 代孕产子价格 >

福州代孕:总裁请克制》主角黎晓曼、龙司昊、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xjtopi.cn  发布日期:2019-03-05

  

  第两百五十八章 龙少,爱屋及乌

  由于“黎家面食”在御宴楼有了名气,卖的多了,只凭黎素芳和黎振华两个人自然是忙不过来,需要增添人手,因此在半个月前,龙司昊就让他们自己招了人。

  现在他们“黎家面食”厨房里由最先的黎素芳和黎振华两个人增添到了十个人。

  而这新增的八个人都拜了黎素芳和黎振华为师。

  越来越多的食客点“黎家面食”,黎素芳和黎振华以及他们自己带的八个徒弟基本上都是从早忙到晚。

  因此,黎晓曼和龙司昊在黎文博的陪同下来到厨房时,厨房里的十个人正在忙。

  黎晓曼见他们都在忙,站在厨房门口,没有进去打扰。

  最先注意到她的是她的舅舅黎振华。

  戴着厨师帽,一身白的黎振华走到黎晓曼和龙司昊身前,笑着向龙司昊恭敬的点头,“龙总,曼曼,你们怎么来了?”

  黎晓曼睨了睨像是没看见她,还在揉面的黎素芳,然后睨着黎振华,浅浅一笑,“舅舅,我来看看你和妈,你们都好吧?累不累?”

  黎振华立即满脸堆笑的说道:“曼曼,你放心,我和你妈都很好,多亏了龙总,现在我们黎家面食越来越受欢迎,相信很快就会在K市闯出名堂。”

  话落,他又看向龙司昊,颔首弯腰恭敬的道谢,“龙总,谢谢你!如果没有你,我们黎家就不会有今天,谢谢你对曼曼和对我们的照顾。”

  龙司昊见黎振华对他点头哈腰的,他立即伸出手将他扶正,狭眸目光平和的睨着,弯唇一笑,“舅舅不用这么客气,您是晓晓的舅舅,就是我的舅舅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

  他的一句“我们是一家人”令黎振华有些热泪盈眶。

  龙司昊不仅是霍家的长孙,TE的总裁,御宴楼的幕后CEO,财势雄厚,身价亿万,还有强大神秘的背景身份,他应该是高高在上的,但却如此的亲和,黎振华自然备受感动。

  他笑看着龙司昊,热泪盈眶,感激的说道:“龙总说的对,我们是一家人,谢谢龙总这么看得起我们,不嫌弃我们。”

  随即他又看向了黎晓曼,笑着说道:“曼曼,龙总是个大好人,他对我们这么好是因为爱你,你一定要好好对龙总,别辜负了龙总。”

  黎晓曼此时眼眶也湿润了几分,龙司昊为她做的每一件事她都记在了心头,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  她睨着黎振华重重的点了下头,笑着说道:“舅舅放心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  话落,她抬眸睨向龙司昊,清澈的水眸中绽放着无限柔光,声音温柔,“我去看我妈。”

  龙司昊狭长的幽眸目光温柔的睨着她,轻点了下头,“好!”

  待黎晓曼进入厨房去找黎素芳后,黎振华便客气的让龙司昊到临近厨房的一间休息室里,然后向他汇报一下他们这段时间的营业情况,更多的是向他道谢。

  黎家面食专用厨房里,黎素芳一直再忙,不是揉面就是和面,或者是做其他的,对黎晓曼的态度是不冷不热,还多了一丝客气。

  黎晓曼问什么,她就答什么,一直都是黎晓曼在找话说,而她则是除了回答就没问一句黎晓曼的近况之类的话。

  见自己的妈对自己不热不热的,黎晓曼秀眉紧蹙,心里虽然有些钝痛,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。

  说了几句让黎素芳照顾好自己的话,她便蹙眉出了厨房。

  黎素芳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那样对她很亲了,这种被自己的妈疏离的感觉令她心里很难受,像是大石压在她心中一般,令她喘不过气来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刻意压下那令她窒闷的感觉,一抬眸,对上了黎文博隐含着一丝忧郁气息的双眸。

  他现在是御宴楼的理财经理,一身的黑色西服,白色衬衫,身形颀长,身姿笔挺,英气蓬勃,气质优雅内敛。

  他是陪同黎晓曼和龙司昊来这后厨的。

  “文博哥。”黎晓曼从上到下,仔细的打量了黎文博一番,随即走上前,挑眉睨着他,浅浅一笑,带着开玩笑的口吻说道:“文博哥好像又帅了好多,怎么样?是不是有很多女代孕孩子追你?”

  黎文博从来没交过女朋友,睨着挑眉浅笑的黎晓曼,他英俊的脸微微泛红,尴尬的一笑,“曼曼,你别开我玩笑了,哪会有女代孕孩子追我?”

  话落,他似黑宝石一般的瞳眸中划过一抹失落,眸底凝聚的忧郁气息更浓重了几分。

  在黎晓曼的心目中,他一直是温柔的,优雅的,安静的,和善的,却又坚韧傲气的,并且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忧郁气息,仿佛他的心中藏着许多的心事。

  其实在温柔与坚韧傲气这点上,黎晓曼和他还是挺相似的。

  两人的性格有些相似之处,因此两人从小到大没吵过架,没打过架,感情一直很好。

  但这感情对黎晓曼来说,只是兄妹之情。

  因为当黎文博是哥哥,所以黎晓曼在他的面前比较随性,很少和别人开玩笑,打趣别人的她就爱和他开玩笑,也爱打趣他。

  她走近他几步,踮起脚尖,抬高下巴,纤细的双手攀附在他的双肩上,清丽的小脸凑近他,清澈的水眸一瞬不瞬的凝视着他英俊的脸,“我看看,文博哥长得这么帅怎么会没人追呢?”

  由于此时她离黎文博十分的近,她身上那栀子花一般的淡淡沁香缭绕在黎文博的鼻间,令他的呼吸微微发紧,黑宝石一般像是被洗涤过的瞳眸中掠过一抹慌色,英俊的脸更红了几分,喉咙里像是很艰难的挤出了两个字,“曼曼……”

  黎福州代孕:总裁请克制》主角黎晓曼、龙司昊、晓曼见黎文博红了脸,一副害羞的样子,她挑了挑眉,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了,一定能是因为文博哥太不主动了,所以……”

  她的话音未落,身后便传来一道压抑着某种情绪的低沉清冽声音,“晓晓……”

  这道很熟悉的声音显然是龙司昊发出的。

  他和黎振华从休息室出来,正好见到黎晓曼踮起脚尖,双手攀附在黎文博双肩上,与他怎么看都十分亲密的一幕。

  尤其是黎文博那张红了的俊脸,以及他眼眸中的紧张和慌色都被他全数纳入了眸底,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时有这样的表现意味着什么,他非常的清楚。

  “咳……咳……”在龙司昊身旁的黎振华见到这看着亲密的一幕,看了看脸色不是很悦的龙司昊,咳嗽了两声,便走上前,笑看着黎晓曼说道:“曼曼,龙总叫你。”

  黎晓曼收回了手,身睨向了龙司昊,见他俊美的脸微微绷紧了几分,她轻蹙了下眉,睨向了黎振华和黎文博,浅浅一笑,“舅舅,文博哥,我们先回去了,下次再来看你们,你们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话落,她又笑着睨向了黎文博,“文博哥,舅舅和我妈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
  黎文博睨着黎晓曼轻点了下头,优雅一笑,“我会的,你也记得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站在不远处的龙司昊见黎晓曼与黎振华和黎文博说的差不多了,便阔步上前,伸手揽住黎晓曼的纤腰,狭眸睨着黎振华和黎文博说了句他会好好照顾黎晓曼,让他们放心的话,便拥着黎晓曼离开。

  黎文博则是在龙司昊拥着黎晓曼离开好一会了,双眸还一直睨着他们离开的方向。

  黎振华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,又看向龙司昊和黎晓曼离开的方向,皱了下眉,伸手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胳膊,“文博,别看了,曼曼她永远是你的妹。”

  而黎文博则是因为他的话,征愣了下,眼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与慌色,俊眉紧紧蹙了起来,眸底的忧郁气息更浓,“爸,你……”

  黎振华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看着他,“儿子,知子莫若父,你对曼曼那点心思,我还看不出来吗?曼曼她是我们家的大恩人,如果龙总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,我们黎家哪有这个机会和荣幸进驻御宴楼?我又怎会有改头换面的机会?是曼曼和龙总给了我们重新做人的机会,我们应该感激他们,你也老大不小了,是时候找个对象了,爸还等着抱孙子呢,你可别让爸等的太久了,至于曼曼,龙总有多爱她,你也看见了,他对我们这明显是爱屋及乌啊!你别再惦记着曼曼了,这样对不起龙总。”

  说完这话,黎振华便进了厨房。

  黎文博因为他的话,俊眉蹙的更紧,唇角浮出一抹苦笑,有些感情不是他说放下就能放下的。

  进入厨房的黎振华见黎素芳双手放在面盆里,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,脸上写满了心事,他走上前,疑惑的看着她问:“姐,在想什么呢?想的这么入神?曼曼都走了。”

  “哦!”黎素芳回过神来应了一声,然后又开始揉起面来,只是脸上还是写满了心事。

  黎振华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面盆里被她越揉越散的面,和厨房里的其他人招呼了一声,便拉着黎素芳出了厨房。

  “姐,你今天是怎么回事?怎么魂不守舍的?”

  黎素芳掩下了眼中的一些情绪,瞪了黎振华一眼,“我能有什么事?我进去做事了。”

  她刚走两步,黎振华便把她拽了回来,不明所以的看着她,“我说姐,我是你亲弟弟,你有什么心事就跟我说,看我能不能帮你解决。”

  黎素芳瞪了他一眼,“我能有什么心事?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。”

  黎振华见她不肯说,深想了下,看着她试探性的问:“是不是和曼曼有关?”

  黎素芳皱了下眉,没有说话,隔了好一会,才看着黎振华神色凝重几分的说道:“我前几天好像看到她了?”

  “她?”黎振华疑惑的看着黎素芳,“姐,你说的她是谁?”

  见黎振华一副不明白样,黎素芳也不想再多说,“不知道就算了,我进去做事了。”

  见黎素芳准备进厨房,黎振华想到了什么,随即问道:“哦!我明白了,姐你不会是看见了曼曼的生母……”

  不等黎振华说完,黎素芳突然过身,伸手捂住了他的嘴,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说道:“你小点声。”

  黎振华看着黎素芳点点了头,等她把手拿开后,他才低声说道:“她不是失踪很多年了吗?你是不是看错了?”

  “或许是我看错了吧!”黎素芳皱起眉,心里也不是很确定。

  黎振华见她皱起眉,心事重重的样子,看着她安慰道:“姐,那件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你也别想那么多了,不管怎么样,曼曼是你养大的,就算你当年对不起她,你现在也算对得起她了,还有,你别再有意疏远曼曼了,你这样会让她伤心,虽然曼曼不是你亲生的,你以前不也是把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吗?”

  “我知道了,我进去做事了。”黎素芳看着黎振华说完,便一脸心事重重的进入了厨房。

  “唉!”黎振华深叹了一口气,也随后进入了厨房。

  黎晓曼和龙司昊从御宴楼离开后,便随着他径直回到了水鹭湖别墅。

  正是午饭时候,别墅里的佣人已经准备好了午饭。

  此时两个人正在大的惊人的豪华餐厅里。

  欧式宫廷风格的长餐桌上,摆了几十种美食,都是龙司昊特意让厨房为黎晓曼准备的代孕妇营养餐。

  别墅里的厨师都是拥有国家特级厨师证的,厨艺自然是一级棒,他们做出来的菜如同宫廷御膳一般美味,可谓是色香味俱全。

  与往常不同的是,今天的龙司昊坐的离黎晓曼有些远,而且他从一直优雅的吃着饭,没有和黎晓曼说一句话。

  古人云,食不言寝不语。

  黎晓曼见他不说话,心里虽然觉得奇怪,也没有多问。

  先吃完的龙司昊说了句去楼上书房处理一些公事,便直接上楼了。

  黎晓曼则是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慢慢的吃着,在豪华宽敞的餐厅里有八个女佣候着,且都用羡慕和嫉妒的双重眼光看着她。

  这一个月,龙司昊对她温柔体贴,温声细语,爱护有加,万事以她为先,只要一有时间就陪着她,很多事都为了她亲力亲为,这些她们都是看在眼里,羡慕在心里。

  但也有嫉妒的,恨不得龙司昊爱的是她们。

  而在她们的心里,龙司昊就是她们的男神,她们的白马王子。

  用完餐,黎晓曼刚站起身,便有两名女佣上前来,恭敬礼貌的问:“少夫人,你是要上楼还是去走走?”

  因为龙司昊让别墅里的女佣称唤她少夫人,所以无论她说过多少次,让她们不用叫她少夫人,她们都依然还是这样叫她。

  这件事,她也跟龙司昊提过,让他让别墅里的女佣改口,但他很多事都依她,这件事就是不依她。

  被她们叫了一个月的少夫人,她也渐渐的有些适应了。

  睨着主动走过来的两名女佣,黎晓曼面带笑容,很和善的说道:“我想上楼去。”

  她代怀孕的事,别墅里的所有人自然都知道,两名女佣听她说要上楼,便作势要扶她。

  见状,黎晓曼有些尴尬,笑睨着她们说道:“我一个人可以上去,你们忙你们的就可以。”

  她过惯了普通人的生活,还是不习惯被当成大小姐一样伺候着,而且她也没那么娇贵,才代怀孕两个月,行动自如,根本就不需要人搀扶着。

  黎晓曼睨着两名女佣说完,便身准备离开餐厅,在她的身后却传来了刚刚那两名女佣不是很友善的声音。

  “也不知道她是走了什么运,长得又不是倾国倾城,竟然能嫁给少爷?论颜值,她和少爷一点也不相配,看她也不像是出生名门,论身份和少爷就更不配了。”

  “人家这叫母凭子贵,说不定少爷和她是奉子成婚,人家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,但也是长得清丽动人,清纯可人,你就别嫉妒人家了,你和我都没那个命。”

  两名女佣像是刻意要说给黎晓曼听似的,声音并不小。

  她们说的话自然是一字不漏的传进了黎晓曼的耳里,待她过身时,却见到那两名女佣和另外六名女佣正在收拾餐桌。

  在这里住了一个月,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女佣在她的背后这样说她,一直以来,她们对她都是很礼貌的。

  她微微眯眼,挑眉睨着正在认真收拾餐桌的两名女佣,走到了她们的身前,睨着她们问: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”

  这别墅里的女佣都是管家成叔亲自去家政公司挑选的,而且个个都是通过了他的面试和层层考核才让她们来这里的。

  两名女佣见黎晓曼问起她们的名字,抬头看着她礼貌的一笑。

  “少夫人,我叫李雪。”

  “我叫陈兰。”

  黎晓曼挑眉睨着此时微微颔首,一脸恭敬的两名女佣,勾唇微微一笑,“我记住你们了。”

  话落,她没再说什么,丢给两名女佣一个神秘莫测的眼神,便身径直出了豪华的皇家级餐厅。

  两名女佣则是因为她刚刚的那一句“我记住你们了”的话而面面相觑。

  “兰姐,我们好像得罪她了?她会不会找我们麻烦?”叫李雪的女佣看着叫陈兰的女佣小声问道。

  叫陈兰的女佣看起来二十三四岁左右,有几分姿色,她挺了挺胸脯,挑眉笑的一脸妖媚,“这别墅里谁最大?只要我们能让少爷替我们撑腰,你觉得她还能找我们麻烦吗?”

  “找少爷撑腰?”李雪惊讶的看了看昂首挺胸的李雪,然后又看了看身后的几名女佣,压低声音说道:“兰姐,你该不会是要去……少爷吧?”

  “勾引”两个字,她没说出来,因为觉得难为情,比起陈兰,她的胆子有些小,有些怕事。

  陈兰斜看着胆小怕事的李雪妩媚一笑,“这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,像少爷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这辈子都只忠于一个女人?还有,你没听过丈夫最容易在妻子代怀孕的时候出轨吗?少夫人现在代怀孕了,少爷可是正常男人,难道他就没有那方面的需要?所以现在正是个好时机,只要我抓住了这个机会,以少爷的身价,哪怕是当个见不得光的小三,我也能不愁吃不愁穿,到时候我也能买名牌,穿名牌,过上层人士的生活。”

  李雪听到她的话,一脸惊讶的看着她,“兰姐,你……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?我……”

  说到这,李雪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凑近陈兰,压低声音说道:“兰姐,我们只要乖乖听那个神秘人的的话,刻意说一些话来刺激一下少夫人,那个神秘人就会给我们钱,你还是别去勾|搭少爷了,他那么优秀,高高在上,怎么可能看上你?”

  “这你就不懂了。”陈兰冲着李雪一脸妩媚的眨了眨眼,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没听过一句话吗?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只要我卖足力,我就不信少爷不上钩,你等着看,说不定哪一天这别墅里的女主人就是我了,还有,你没发觉到今天少爷对少夫人有些冷淡吗?前段时间,少爷用完餐可是会陪少夫人去散会步的,今天可没有,最重要的一点,少爷刚刚离开餐厅的时候,有看我一眼,所以,我是有机会的。”

  陈兰一脸自恋的说着,酝酿着怎么去勾引龙司昊,李雪则是一脸担忧的看着她,觉得她是在自寻死路。

  她们算是经过千挑万选才进来这里的,而她们在这里一个月能拿七八千到一万,甚至是更多,对没有太高学历和家庭状况贫穷的她们来说,这已经是很高的薪酬了。

  要是去别的地方,她们或许一个月只能拿两三千,高的或者是四五千。

  李雪还是想规规矩矩的待在这里,但是她的劝话,陈兰根本就听不进去。

  为了到生的时候能顺产,黎晓曼没有乘坐大厅里的专用电梯,自己走上的三楼。

  而且她才代怀孕两个月,上楼下楼根本不成问题。

  三楼有两个豪华的大卧室,一个主卧,一个次卧,还有一个豪华且大的惊人的书房。

  次卧已经布置成了儿童房。

  龙司昊的书房紧挨着主卧,此时他正在书房里和法国那边的公司开视讯会议。

  黎晓曼走到书房门口,见他正在忙,便没有进去,然后回了卧室。

  因为她代怀孕的关系,龙司昊更加不让她再去TE上班,但她没事的时候还是在画设计图。

  卧室很大,有一个专属她的书房,但是龙司昊怕电脑有辐射,便暂时没有为她配备电脑。

  

  第两百五十九章 不行,领证再结

  一有灵感,她就画下来。

  而她所画的这些设计图,龙司昊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,复印了一份出来,然后将复印出来的设计图亲自送去了TE珠宝集团旗下的珠宝生产基地。

  因为想要给她一个惊喜,所以他才偷偷做这些,没有让她知道。

  今天的她似乎没有灵感,在卧室里坐了半会了,也没下笔。

  在书房里开完视讯会议的龙司昊走了进来,见她坐在卧室南面的真皮软垫椅上发呆,他阔步上前,敏锐的目光睨了眼檀木桌上空白的图纸,微微敛了下狭长的眸子,伸手抽走她双指间的笔。

  手中的笔被突然抽走,黎晓曼察觉到后才回过神来,抬眸见龙司昊正站在她的身前凝视着她,她怔了下,有些惊讶的问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开完会了?”

  龙司昊倾下身,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挑起她的下颚,狭长的幽眸微微眯起,目光幽沉的端详着她,“刚刚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?”

  黎晓曼伸手拉下他白皙的大手,站起了身,挑眉睨着他说道:“没想什么,你今晚会去霍宅吗?”

  见她没有正面回话,龙司昊傒地敛紧了眸,目光越发幽沉的睨着她,语调有些怪异,“晓晓,你和你那位文博哥好像感情很好。”

  黎晓曼见龙司昊的语调有些阴阳怪气,挑眉深睨了他一眼,点头应道:“当然,文博哥人很好,对我也好,我们感情自然好。”

  见她点头,龙司昊目光微微一沉,狭长的幽眸紧紧的眯了起来,俊美的脸微微绷紧了几分,声音低沉暗藏着一丝不悦,“成叔准备退休了,我把他调来这里接替成叔的位置,你觉得怎么样?这样你就可以经常看见他,他也可以经常陪你。”

  闻言,黎晓曼眯了眯眼眸,挑眉睨着他,“你要出国吗?”

  她以为龙司昊是又有很重要的公事要出国,怕她一个人待着无聊,才让黎文博来陪她。

  在她眼里心里,都只当黎文博是亲表哥。

  但她并不赞成他把黎文博调来这里,别墅管家适合成叔那个年纪的人,不适合年轻人。

  何况这会毁了黎文博的前途,她相信黎文博也不会对别墅管家感兴趣,他总有他的一番事业要闯。

  她抬眸睨着龙司昊,微微蹙了下眉,“司昊,我很感谢你对我家人的照顾,但是我不希望你让文博哥来这里,我相信文博哥是一个有事业心的人,有你给他提供的平台,他一定会闯出他的一片天地,别墅管家不适合他,这也会埋没了他的才华。”

  话落,她纤细的双手主动环上他的脖子,清澈的眸中溢满了对他的感激之情,心湖似被大石击中一般,荡漾起一圈一圈动容的涟漪,“司昊,真的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。”

  龙司昊敛眸,目光深沉的睨着她溢满感激之情的清澈眸子,心却钝痛了起来,低沉的声音透着一抹失落,“晓晓,我要的不止是你的感激,我不需要你的谢谢。”

  刚刚他说让黎文博来别墅的话只是试探她的话,今天她和黎文博在御宴楼的那一幕,到现在他都还没忘记。

  尽管他是相信她的,相信她和黎文博没什么,但是他却对他自己不够自信,突然觉得她对黎文博的那种兄妹之情似乎都要比对他的感情深。

  加上他们都有代孕孩子了,她却还是不答应嫁给他,也没说过爱他,他不敢确定她对他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。

  他最怕就是她对他只有感激之情,最怕的是她只是因为感激他才愿意为他生代孕孩子,最怕她不爱他。

  见他眸中流露出失落,黎晓曼一阵心疼,搂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,挑眉睨着他说道:“司昊,你经常叫我傻丫头,其实你也是个傻瓜,谁说我对你只有感激……”

  说到这,她的粉唇凑到他耳后,红着脸说道: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对你不仅仅只有感激,还有爱,如果你是因为我迟迟不嫁给你而觉得我不爱你,你去选个日子,我们先结婚好吗?”

  “结婚?”龙司昊因为她的话,狭长的幽眸紧紧的锁住她清丽的小脸,眸底映满了惊讶与欣喜,“晓晓,你说的是结婚?你决定要和我结婚了?”

  对上他缀满笑意的狭眸,黎晓曼郑重的点了下头,睨着他浅浅一笑,“嗯!结婚。”

  龙司昊无论是眸底还是俊美的脸上都染上了笑意,但只一会,他眸底的笑意就慢慢敛去了几分,目光沉沉的睨着她,“晓晓,那我们明天就去领证,我要的不止是形式意义上的结婚,我要你在法律上也成为我的老婆。”

  黎晓曼眯起眼眸,挑眉笑睨着他,“好啊,先结婚再领证。”

  “不行,先领证再结……唔……”

  猜到龙司昊一定会这样说的黎晓曼不等他说完,先一步主动凑上粉唇吻住了他削薄的樱唇,香软的小舌轻轻的探了进去,大胆的与他的长舌纠缠。

  这一个月,龙司昊为了避免与她擦枪走火伤了肚子里的代孕宝宝,只是亲吻她的脸颊和唇角,很少与她这样缠绵悱恻的舌|吻。

  这一吻一发不可收拾,浅浅的亲吻演变成深入的激|吻,两人的手都情不自禁的在对方的身上游走。

  龙司昊鼻腔里发出粗重的喘息,重重的用力的吻着她,像是要吻进她的灵魂深处一般。

  他炽热的大掌揽住她的纤腰,边吻着她,边拥着她走向了豪华的圆形花瓣大床。

  自从开荤后,他那方面的欲|望一直很旺盛,这一个多月,黎晓曼躺在他的身旁,他只能拥着她,却不能碰她,对他来说,无疑是一种致命的煎熬。

  “晓晓……”他的声音低沉沙哑,幽深的眸底闪烁着浓浓的欲望。

  他将她抱到大床上,俯下身边亲吻着她,边伸手去脱她的衣服,可是脱到了一半,他又停了下来,目光温柔的睨着她,“我去洗个澡。”

  话落,他直起身,径直去了卧室配套的浴室。

  知道他又是去洗冷水澡了,黎晓曼蹙了下眉,坐起身整理衣服,她刚将衣服穿好,一名女佣端着一碗红枣鸡汤不经过她的同意就走了进来。

  因为黎晓曼代怀孕后就一直贫血,龙司昊便让厨房里的大厨每隔三天就为她做一些补血有营养的汤。

  “少夫人……”

  进来的女佣正是陈兰,她从进来就动眼珠子四下巡视着,像是在找寻谁的踪迹。

  看着这豪华且大的惊人的卧室,她的眼底映出了异样的情绪,有羡慕,有嫉妒,也有轻蔑,不服,还有一丝诡异。

  坐在圆形大床上的黎晓曼见她进来后就一直左看右看,眼里的异样情绪复杂,她眯了眯眼眸,粉唇轻抿并没有说什么。

  陈兰见黎晓曼头发有些散乱,双唇红肿,修长白皙的颈间还有吻痕,一看就是亲热过的痕迹,她暗自掐了掐手心,掩藏下了心里的不悦,恭敬的走上前,微微颔首,“少夫人,红枣鸡汤……”

  说到这,她顿了下,瞥见龙司昊正好从浴室里出来,她突地脸色一变,尖叫一声,手腕朝着自己翻,手里的红枣鸡汤泼在了她自己的身上。

  “啊……”

  她尖叫着跌坐在了地上,碗也摔到了地毯上,胸前一大片被红枣鸡汤泼湿。

  她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,一副委屈不已的看着黎晓曼,然后伸手抽了下她自己的嘴巴,带着哭腔说道:“少夫人,我知道是我嘴笨,我该打,刚刚在餐厅的时候我不会说话,得罪了少夫人,可……可这鸡汤还是滚烫的,你……你怎么能就这样泼到我的身上?少夫人,我虽然是在这里当女佣,可我也是人,我也有尊严……”

  陈兰说完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
  她营造出这一幕,无疑是想让龙司昊看看,黎晓曼是一个不把女佣当人,心胸狭窄的恶女人,坏女人,以此来降低他对黎晓曼的好印象。

  但她却不知道龙司昊有多爱黎晓曼,就算黎晓曼是一个恶女人,坏女人,也丝毫不会影响到他对她的爱。

  更何况,她耍的这个小把戏,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心思缜密,聪明睿智的龙司昊的敏锐目光?

  黎晓曼见陈兰指着她委屈的哭诉,她清澈的水眸紧紧的眯了起来,刚刚她的手根本就没碰到那碗鸡汤,而眼前的女佣这样说,分明就是在诬赖她。

  她那扮委屈的哭诉模样与夏琳还真有几分相似。

  

  宫斗剧宅斗剧,她可是看过,倒是没想到豪门里也有这样的“剧情”,还现实发生在她的身上了。

  她这样诬赖她,她能得到什么好处?她的目的又是什么?

  在霍家的时候,她还没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
  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,这样的戏码竟然还会发生,眼前的女佣倒是有些意思。

  她端坐在圆形大床上,目光平淡的睨着哭的委屈的女佣,并没有出声。

  而哭着的陈兰见龙司昊阔步走了过来,低下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的更加汹涌,呜咽道:“少爷,对不起!我不该惹少夫人不高兴,我会收拾干净这里。”

  话落,她正欲站起身,粉唇轻抿的黎晓曼便出了声。

  她秀眉轻扬,斜睨着地上的陈兰,浅浅一笑,“这里是你弄脏的,麻烦你趴下来舔干净。”

  陈兰闻言,怔怔的看向了黎晓曼,眼里满是惊讶与不敢置信,“少夫人……”

  随即她又抬头看向龙司昊,脸上露出委屈的表情,希望龙司昊替她说两句话。

  龙司昊则是听到黎晓曼让陈兰舔干净地板的话,狭眸微微眯起,目光深邃的紧锁她,眸底划过一抹讶异,像是没想到一向与人为善的她会说出这句话来。

  让女佣舔干净地毯,这不像是她的作风。

  他没有出声,在她的身旁坐了下来,狭长的幽眸目光沉冷的睨着陈兰,沉声道:“还不照做?”

  闻言,陈兰瞪大眼,又是不敢置信的看了看龙司昊,又看着洒在地毯上的红枣鸡汤,迟迟没有行动。

  突地,她跪了下来,看着黎晓曼哭着的说道:“少夫人,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,鸡汤是我自己不小心泼到身上的,与你无关,对不起!”

  黎晓曼眯起眼眸深睨了她一眼,站起了身,粉唇微微勾起,“不想趴下来舔干净也行,衣服脱下来擦,直到把这地毯擦干为止。”

  话落,她挑眉睨了眼一直没有出声的龙司昊,径直往卧室外走去,到门口时,她却停了下来,身睨着正要脱下外衣的陈兰,抿唇一笑,“对了,擦干了就拿去扔了,还有,你毁了这地毯,这地毯值多少钱,就从你每个月的工资里扣好了,直到扣满买这地毯的钱为止。”

  《婚后迷情:总裁请克制》完整版已上线微信夜书阁连载,书号:619,作者码字不易,请支持正版!


福州代孕
Copyright © 2002-2030 Power by DedeCms